有思不孤

记梗

两个人都有爱的人,但对方爱的人相爱了,于是两个人因为种种原因选择在一起,各自活成自己所爱的人所喜欢的样子,这样一段时间,他们的爱人成了亲,他们也亲眼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,第二个月,他们两个人成了亲,成亲之后第二年,他们所爱的人有了孩子,他们决定离开有着自己爱人的城市,去了曾经与那个人约定的心仪的地方,他们互相欺骗着生活,过上了在外人看来神仙眷侣的日子,这只是因为他们不想自己爱的人过得不好,哪怕在自己身边的这个是假的。

应该是大纲,有兴趣的抱走吧_(:3」∠❀)_有空我就写

严重ooc,信我,真的
我真的不会写小说啥的,真的,信我
雷!!!
架空时间段,冬兵老叉分别是两个雇佣头子手下的队长,相爱相杀(?)
“我”是一个被在一个任务中随手拉进组的,后来正式加入

你有没有听过濒死乌鸦的叫声?

“艹他妈的,狗娘养的婊子,嘶……”这个男人骂骂咧咧收拾着伤口。实际上,我并不认识他,我是说,我们只是萍水相逢。

“嘿,傻逼,别坐在那浪费空气,艹,这帮小兔崽子下手真狠。”他脾气很差,很会差遣人,看在我自己还没恢复的份上,我保持沉默,顺着招呼走过去帮他把纱布打结,“oh!fuck,小兔崽子你他妈的能不能轻点,老子这是活生生的肉,艹!”

说真的,我一开始并不想和他一起。这个男人看起来就很危险,无论是永远放不下的头发,或是满口脏话,又或者是他操蛋的眼神,烂了一半的脸什么的,总之,他不是什么好人,显而易见,哈。

“小兔崽子,你他妈的瞎跑什么,这地界你他妈死了我他娘的上哪找向导去,滚回去。”他揪着我的领子把我一脚踹回去,我顺着力道摔在地上,我现在不能暴露,艹,等老子好了,干你丫的。

好吧,如你所见,我现在是被抓了壮丁,除了断了三根肋骨,左臂脱臼,双腿大面积擦伤,面部有一点溃烂,之外,我还好。“干!你他娘的又要排空你那个傻逼屁股了吗?”他身上也有伤,比我好不了哪去,好吧,比我好,他走路起码不发飘,这一周我统共吃了三包压缩饼干,还是他妈的被血水浸过的,老子在重申一遍,等老子好了,老子要干死他丫的!玛德!“shit!别他妈的死了,老子现在可特么丢不起人。”

我看了一眼他扔过来的东西,emmmm,好吧,双氧水……希望我能活过今晚,呵呵。
好吧,我活过来了,去他所愿的继续为他们指路。好像全世界都在追杀他们,真是操蛋的人生,说真的,老子不在乎是谁追杀的,但是那个狙击手能不能不老是瞄着我了??!!老子干什么了,你这么针对我?干!

好吧,我的错,我去问了副队,呵呵哒,那个操蛋的狙击手是他妈队长姘头!哎?不是我说,狙击手大哥,你他么看清楚好不好,老子就是一向导,你他妈盯着我有屁用,不是规定了不牵扯平民吗?

OK,OK,错在我,我特码就不应该接这个单,操他的,不就是一瓶药水吗?求求你了,大哥,您能不老是瞄着我了吗?我他娘的还回去总行了吧……事实告诉我,不行,因为我的大腿被射了个对穿,干你娘的队长,干你娘的狙击手!

操他的,不是说是姘头吗?怎么这两个干起来恨不得直接同归于尽了!你们想死,老子不想啊?!你们要死一起死,关老子什么事啊?老子跟着走这一遭,钱没挣着,命还得饶给你们了?!干!狙击手大哥,你能不能放过我,您那眼珠子都要变成熊猫了,算我求您了行不?让我睡个好觉吧!

加入这个队伍的第六个月,队长他姘头到这边来了……挺好的,终于能睡个好觉了,我容易吗我。……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大哥,真的,求你了,你们晚上消停会吧,老子一天天的累成狗,就是想睡个好觉,你们他娘的能不能消停消停?队长,我知道你们见一次面不容易,求求你们看看我。啊?看看我,我这黑眼圈……然而,我又错了,那位大哥怎么可能放过我这个情敌呢?呵呵,老子不干了,艹!

我以为就这么地了,谁知道,这两个傻逼居然还吵架了?!!?等会,我得缓缓,这两个从来都是能动手绝不哔哔的人,居然,吵架了?!还好我溜得快,等我放完风回来,房子都特娘的让他们拆了一半,?????exm?你们还记得这是据点,不能暴露吗?好吧,逃亡又要开始了,不过这次,队长似乎真的是和那个该死的狙击手(好吧,实际上他没什么不会的)闹掰了,啧,男人真是麻烦。

我以为我不会再翻开你了,我亲爱的日记,我是指写一些什么,但是说真的,这真的太操蛋了。你能想象吗?冬兵(我打听到的那个该死的狙击手的名字)失忆了!他妈的偶像剧里都不敢这么演!艹,妈的,队长又发疯了……

亲爱的日记,又见面了,冬兵死了,死在那些个该死的佣兵头子手下,我第一次听见那个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傻逼队长哭,真特么的难听啊,和乌鸦要死了时候一个声……说来也奇怪。我也挺想给那个熊一样的傻逼报仇的,但是队长似乎只是当天失态,啧,这个人疯的更厉害了。

队长也死了,他应该挺开心的,整的跟恐怖袭击似的,这么说似乎有点不对,算了,也差不多,反正那个佣兵头子给他当了垫背。我知道他要这么做,啧,真吓人啊,队里就我一个还活着了,我毕竟入队晚,是个外人,哈。挺好的,老子还能安享晚年,他们这对狗男男还是在地下继续贱吧吧。哦,对了,老子现在坐上了佣兵头子的位置,这个位置还真特么的恶心啊,哼。

我抬手开枪打落了一只麻雀,啧,这小玩意要死的时候,声音也不比乌鸦好听到哪去。我抬脚从它身上走过去,至于踩没踩到它,哈,谁在乎呢?

忽然想起来了

我记得,在宿舍,我上铺问了我一个问题,为什么我睡觉总是平躺着,把左胳膊弯出一个空间来?




我忽然想起来了,我们家老猫还在的时候,她最愿意睡在我身边了,时间久了,我就改不回来了……






我好想她,真的,特别想

突然狂草

p3原图……QvQ

列表,答应我,不拉黑

祝384生快,天天开心,恩QvQ

睡一半,掉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,小笨蛋

睡到流下来,哈哈哈哈哈

恩,我家傻猫,我不会照相


你们见过这种傻猫吗?见没见过我都让你们看看_(:3」∠❀)_

瞎jb乱写,你们就瞎jb凑合着看_(:3」∠❀)_

    我当是喜欢他的,但可能我就是喜欢了——未名

    第一次看到他,是在云安公主的宴会上,他一席青衫的样子,很好看。他站在人群中和那些个公子说这些什么,眼睛亮亮的,很好看。他应该是被身边的人打趣了,锤了那人一拳,哈哈笑开,眼睛都眯起来了,很好看。他看到了云安公主,耳朵尖尖红了一点,眼睛里的光一闪一闪的,很好看。

    这是第二次见到他,是在太子的生辰宴会上,他今个穿的是一身月白的长衫,很好看。我听身边的姐姐们说,他读书很好,那他高中的时候一定,很好看。之前他帮我捡回了耳环,他的手指很长,很好看。太子去和他们说话,他和太子关系很好吧,他
行礼的样子,很好看。

    第三次,是在乞巧节上,他换了一身黛色的常服,同大公子一起说笑,他走路的样子,很好看。说是向我们几位小姐赔罪,送了我们几盒胭脂,许是我看的太久了,他回过头来,冲我眨了眨眼,他的睫毛很长,很好看。他和大公子一起回府,说是拜访,我躲在车里看他,他骑马很熟练,不愧是将门出身,很好看。

    是我太不自量力了,我试着去接近他,可我太……算了,不重要了,他带我不错,我当知足了。他应当知道的,我喜欢他,但我们不说,他不说我不说,这样很好,他为难皱眉,很好看。

    我是庶女,不得去这次晚宴,他向来很厉害,今天的他应当也是最好的罢。他给几位小姐都送了礼物,说都是自家妹子,挺好的。

    听说,他和云安公主订婚了,挺好的,他那么好……

    夫人说了,让我嫁给李家的三公子,我要嫁人了,算来,我就见过他四次呀……

    我还没出嫁,皇上抄了我们家,说是贪污腐败,呵,是了,我想过的,总有这么一天。我就被买到了楼里,嫌弃什么,活着就是了。哦,我来楼里的第二个月,他来看过我们,毕竟是……大公子的亲眷。同僚呀。

    后来啊,我听说,他和云安公主过得很好,琴瑟和鸣,这样便好了,他过的好,我就安心。我啊,不重要。

    之后啊,就没有了,两个人隔的远了,就像是井里的蛙和云端的鸟,鸟飞过了,那井里的就艳羡,想要接近了去,这怎么可能呢,是吧,当真可笑。他不来了,他那么好,当守着公主过好日子,我这几年过的,也不错。挺好的……

   “云姨,你喜欢过谁吗?”“当然呀,我呀,年轻的时候喜欢过一个人,后来?就没有后来啦!他过的好,我活的也不错,就这样啦。”“他没来赎你?”“他有他的生活,我不重要……我挺喜欢他的,但最后,也只能是喜欢了。”

后记:映月楼里,花魁岚烟是个妙人,听说曾经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眉眼间的几分冷淡不知迷住了几人,没人知道,这位如今娴熟的游走在各位大人之间的无心人,曾经也是个会因看到心上人而羞涩的小姑娘?她呀,也喜欢过一个喜穿长衫的人……








行吧,我就是乱写的_(:3」∠❀)_


脑洞+1

日记体,可能……好吧,就是不好看,求指点

——————咕噜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很奇怪,我是说,我醒来之后,我不知道这是哪?我家?也许吧,但是我似乎是熟悉的,我却不记得家里的面粉大米放在哪,太奇怪了,熟悉又陌生?我应该有几天没有出门了,垃圾在门口散发怪味,手机也没有电,我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本子,我想她会有用,我觉得我应该记下来。
   
    手机坏了,啊西巴……?我的,口头语?大概是,手机屏幕坏了,恩,我好不容易在衣柜里找到了手机线,明天,明天我就知道了,太晚了,今天打扫了一下卫生,我以前的生活真的太糟糕了,我的天,好多药品,我生了什么病?我觉得我现在很好,我好了?太晚了,晚安,我的日记。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咕噜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有点不对,手机里为什么没有联系人?是我删掉了?我不记得,为什么我不记得醒来之前发生了什么?我是因为这个吃的药?不对啊,我查了,那是胃药,多数只是抗生素而已,太奇怪了,有点可怕。

    今天邻居和我打招呼了,我才搬过来一周,这一周发生了什么?我为什么会不记得从前?家具上都是白布,这就有解释了,但……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家应该是两室一厅?三室一厅太大了,只有我一个人太大了,不舒服……我去外面转了转,熟悉了地形,好像没什么特别的。电脑打不开,密码是什么?唔,果然,我记忆出问题了……但我为什么……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咕噜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很奇怪,我去买菜了,超市里几乎没有人?太奇怪了,我没敢问急匆匆回来了。我觉得我应该会做饭,但我总是出错?失忆的人都会这样吗?我不知道,晚饭自己做的,吃的拉肚子了,下次还是买着吃吧。

    电脑打开了,密码是从试管里找到的,我应该是在家里打算做一个实验室?有好多化学用品,我——不是金融学院毕业的吗?哪里不对?一定是除了什么错,那些东西应该是朋友的吧,要不然也不能从来没打开过?也许,QQ能给我答案,今天屋子里开窗有点凉,打喷嚏了,唔,我还不想感冒,唉,看样子我又要出门了……等等,我应该很喜欢出门才对……果然是不熟悉?吗……

    好吧,晚安吧我的日记,太晚了,好梦。
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咕噜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昨天晚上睡得不好,果然还是吹到风了,我的天,头疼还没有药,晚上总觉得身边有人,唉,这两天太累了吧_(:3」∠❀)_,看来我还是没忘记如何写表情包的……QQ,打开了……我分手了,这就是我要搬家的原因吗?

    打扫了阳台,有灰烬,我烧过什么吗?很奇怪,像是照片?估计是男朋友吧,毕竟QQ里好像也删了很多东西,奇怪?我是这种会为了一个男人就要死要活的人吗?奇怪,啊,不知道,我做了什么呢?好像知道,我定了药,吃了药睡一觉明天应该就好了吧?我想。唔,好吧,晚安,亲爱的日记君,希望明天我能更好的找回自己。
   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咕噜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希望是我的错觉,总觉得我自己忽略了什么……睡不好,外卖小哥眼神有点奇怪,我……到底怎么了呢?

    我昨天吃了药,半夜听到厨房有人,但是……家里没别人了啊?今天一早去看,也什么都没有……太奇怪了,我有点害怕……
    日记君,你说,我之前,到底是个什么人呢?家里藏了很多现金……我有点害怕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咕噜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妈呀,忘了要写什么了
我回去在想想……_(:3」∠❀)_……

胡思乱想,也许会写

第一人称
实际上,我已经有点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守在这,没人回来,我却在这。

太久了,没有人,我就在这里坐着站着躺着,也许吧,没人知道这是哪了。我总要记着的……

我的故事?我哪有什么故事……太久了,不记得了。

……你要听我就说说我记得的吧……

我记得应该是一个夏天,我听说了我爱的人喜欢的花,就在院子里种了许多,那花可是娇贵的,我养死不少,有一天,我就捧着那花去找他,我找了他很久,后来啊,看见他应是要给她送伞,她和她的恋人一起,我叫住他,给他送了花,后来我才知道,那花是她喜欢的……哎呀,说差了,第二天,他就白了头,我这心,忽然就凉了一下。

唉唉,别打断我呀,这是你要听的。……咳咳,再后来我也染了白发,花了好多钱的,说来,我们也算是共白了头了,挺好的,恩。后来,就是再后来了,中间的事我不记得。

别恼我,我这不是不记得了吗~丫头,我这也给你讲了故事。

……你呀,再之后……就没有之后了,他们成婚了有了孩子,后来战死,我就在这守着,没什么理由了,我记得……我记得有人让我呆在这,等着他回来娶我,……说笑了,没人娶我,我太丑了。

……丫头,你该上路了,下次别死的这么早了,好好看看这人间,多去玩玩,要是……要是可以,别忘了我……

后记:我没除掉这只鬼,她穿着嫁衣,染好的白发细细梳好,手里攥着木簪,背负长剑就在这,等着,不走,她生的不好看,说着故事慢慢笑起来的样子却很美,她守不了太久了,她快忘了,我不会再来这了。我退了订金,告诉村长,这没什么恶鬼,只是一个可怜人,她因执念护着那残破的庙,近不要再去了,过几年自然就好了。我不在做鬼师了,师兄说我心太软,不合适。我看了看他,是了,我想我知道她为什么守着那了,也许……